首页 体育知识正文

广播、报刊、电影打造了体坛传奇

xiawuyouke 体育知识 2022-07-19 15:37:11 22 0

体育界与媒体界因巨大利益联手的故事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通过组织自行车赛,新闻业创建了体育赛事日历矩阵,同时,它将体育运动转化为一种有号召力的产品,然后渐渐地,又发展成独家新闻。其实在更早的时候,体育运动就已出现在新闻上了。1828年,从英语中借用的这个词首次出现在法国《种马场日报》(Le Journal des haras)中,这里的体育运动特指报纸的主题:狩猎和赛马运动。该刊物对“体育运动”的概念已经做了广泛的定义:“体育运动是英国人打赌的主题之一。运动这个词在我们的语言中不存在,在英语中的含义也不甚清晰,可以指打猎、赛跑、拳击等所有运动。总的来说,就是所有涉及人或动物的力量,技巧或敏捷度的活动”(《种马场日报》,1828年4月1日)。为教区传教的日报认为“运动员是指所有体育迷;在通常意义上,可以说是‘猎人’”。

不过,该报还是在某些专栏中介绍了其他真正意义上的运动员的项目——拳击,击剑,游泳——就像《费加罗报》、《巴黎评论》(La Revue de Paris)或是《神奇幻灯》(La Lanterne magique)及其前卫的专栏“跑马场和训练员”(1834)一样。但是,这些专栏比起体育运动更多是在报道社会名流,谈论体育新闻是不得体的,更别说是体育报刊了。

精英事迹首当其冲

多年来,其他社交刊物也发表了关于体育运动的文章,尤其是《上流社会》(La Bonne Compagnie)。《运动与时尚评论》(Sporting and Fashionable Review,1852~1855)是第一个在刊名中提到体育运动的。但自1854年以来,真正为体育新闻的传播扫清道路的,是《世界人民体育报》。它的创始人欧仁·沙皮(Eugène Chapus)是一位偏爱赛马和狩猎题材的作家,也是巴黎体育界的敏锐行家。他富有远见又会审时度势,让记录精英阶层休闲生活的刊物受到人们的关注。因此,他邀请编辑们描写出上流社会的、旅游名胜和戏剧场所的图景,尤其是有关赛马场、狩猎和其他30种体育运动的新闻,包括划船、踢打术、摔跤、拳击、老式网球、台球。显然,他不打算让体育大众化。他在1854年写道:“对体育运动的无上崇拜意味着贵族阶层在宁静愉悦中至高无上的享受,同时也是延续他们特权的另一种形式。”如果他推广了体育运动,他能从中获利,又能颂扬精英人士的生活艺术,能争取在报刊行业确立其垄断地位。此外,在1862年,根据司法裁定,他得到了1860年创刊的《水上运动》(Le Sport Nautique),并更名为《水上法国》(La France Nautique)。这是第一个关于体育运动的媒体竞争的案例。

《体育报》(Le Sport)是体育运动的第一台显示器。但这并不代表体育专栏作家此刻才觉醒。早在1854年,尽管是周刊,《费加罗报》也时不时地报道了赛马、击剑、游泳和拳击运动。报刊业为体育运动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合适的,平稳增长的平台,例如日报《快报》,它在1844年将0.1%的版面用于体育新闻报道,到1874年变成0.4%,可见,体育新闻的植入是很谨慎的。马术运动是最主要的内容。

自行车运动强力助推

19世纪60年代后期,自行车运动冠军的出现是一个转折点。最著名的是《自行车画报》(Le Vélocipède Illustré),它是由记者兼作家理查德·莱斯克莱德(Richard Lesclide)于1869年与自行车制造商法伯(Fabre)共同创办的。因为他,新闻业参与了这项伟大的计划:1869年,通过发起巴黎-鲁昂自行车拉力赛,他促成了不久将蓬勃发展的媒体和工业自产自销模式。

1870年的战争叫停了自行车运动的发展。十年后,新闻自由相关法规的颁布(1881年)、印刷工艺的现代化和工业化促使报刊媒体开启了新一阶段的扩张。《自行车运动》(Le Sport Vélocipédique,1880)、《自行车-运动与车手》(Véloce-Sport et Véloceman,1885)、《自行车评论》(La Revue Vélocipédique,1886)重拾火炬,为几代专业媒体的发展铺平了道路。

下一个十年的开端更是起了决定性作用:1891年,日发行量100多万的《小日报》发起了巴黎-布雷斯特-巴黎自行车拉力赛。凭借1200公里的无补给赛程,该比赛登上了《小日报》的头版,还引起了其他日报的关注,让一路吃尽苦头的获胜者夏尔·特隆成了首位赛车冠军。这是一个先例。

自此,新闻媒体或是与设备制造商,或是和赛车场一起合作创造了许多“经典”(当时的公路自行车赛都希望达到类似的效果……)。这些赛车场始建于1893年[布法罗(Buffalo),塞纳河赛场(vélodrome de la Seine),然后在1909年有了冬季赛场(Vel’d’Hiv)]。比赛主要由亨利·德格朗热倡导,他也是未来《汽车》报和环法自行车赛的创始人。

19世纪90年代,自行车的价格下降了50%,也迎来了三重效益协同增长时期:更多自行车和自行车手,更多比赛和更多好奇的人,更多观众,最终产生了更多自行车新闻的读者。在这种背景下,1892年,记者皮埃尔·吉法尔创办了报纸《自行车》。在那之前,创办体育运动报刊通常是徒劳的尝试,除非与赛马热潮有关联。但《自行车》报成功了,并持续发行。到19世纪末,它成为综合性体育报纸,当时关于专项体育运动或综合体育运动的出版物数量激增(1880~1914年共有超过1000种刊物)。严格来讲,我们正在进入体育媒体时代。三个定格印证了这个转折点。

阅读体育:走向大众实践

1898年,报摊上出现了一种新刊物:《户外生活》,这是一个主打休闲和体育运动的半月刊。它的目标读者是精英人士。他们仍然是运动员的主体。但是,依靠插图和摄影作品,《户外生活》迅速赢得了众多读者的青睐,并开始按周出版,成为运动媒体史上的一个标杆。

另一个关键期是1900年《汽车》报的问世。《汽车》是亨利·德格朗热[前自行车运动员,他还管理王子公园赛车场(Parc des Princes)]的构想,得到自行车和汽车制造商[德·迪翁-布顿、克莱蒙(Clément)和米其林(Michelin)]的资助。《汽车》报一面世就打出有竞争力的自产自销牌。他最大的成就就是发起了环法自行车赛(1903年)[参见本部分第九篇]。

从1905年起,环法自行车赛就受到了广泛关注,报纸销量也开始飙升。从横渡巴黎赛到游泳赛(及其成千上万的观众),再到各省无数的步行赛、自行车赛、汽车赛等,《汽车》报的身影出现在各类赛事中。这种实践主义结合多项运动的密集报道,使它成为体育新闻的权威,也令竞争对手《自行车》报和《体育回响》(L’Écho des Sport)退居二线。

第三个标志是将体育专栏与受众更广的综合日报和政治日报相结合。直到19世纪末期,体育新闻、赛马爱好者、体操等总是出现在社会新闻版和社交新闻栏。接着专栏出现了,它们一点一点地占据了所有日报,证明了提供体育新闻服务的合理性(自1904年的《日报》起)。1914年,它们占据了5%至6%的版面(是1890年的20到30倍)。某些刊物,例如《巴黎回响》(L’Écho de Paris)和《不屈者》给体育运动留出了超过四分之一的版面。

除此之外,它们还赞助比赛,这是一个体现报刊之间激烈竞争的典型例子:1905年,汽车沙龙的汽车赛、摩托车赛和摩托艇赛由以下报刊承办或赞助:《户外生活》、《游艇小报》(Yachting-Gazette)、《法兰西汽车》(La France Automobile)、《汽车》,还有《晨报》、《高卢人》、《费加罗报》、《快报》、《小巴黎人报》、《闪电报》(L’Éclair)、《巴黎回响》、《小日报》和《辩论日报》(Le Journal des Débats)。

1914年前夕,体育新闻和信息更加专业化了。早在19世纪90年代就组织起来的新闻工作者们(1891年,巴黎体育报刊联合会;1895年,自行车运动记者和体育报刊联合会),建立了一个公认的充满活力的世界。通常,他们具有以下特征:前运动员,与体育行业有联系,报社老板,参与俱乐部、联合会和比赛组织。保罗·卢梭(Paul Rousseau)就是这样一位前自行车运动世界纪录保持者,还是《体育世界》(Monde Sportif,1903~1904)的创办者,法国拳击联合会创始人之一(1903),飞行俱乐部的主力成员,等等。简而言之,在体育世界里,新闻业、制造商、机构和管理者之间的利益混合是整体性的。随着摄影社Rol(1904)和Meurisse(1909)的出现,职业摄影记者也进入了专业化时代。随着顶尖刊物的发展,其他领域也更加多样化,例如拳击运动领域,就出现《指环》、《拳击、拳击手与运动》这类专业刊物。

体育新闻在体育文化传播历史中的重要性可从两个数据的对比中得出:1914年,有150万法国人加入了体育或体操俱乐部(占人口总量的2.5%),而仅综合日报专栏的潜在读者就有大约4000万(售出900万份)。总之,体育运动通过阅读和媒体消费进入了大众时代。

在战争期间,体育新闻没有消失。当然,由于各种限制和战争新闻优先原则,大多数体育刊物都退让了。1914年11月,《汽车》报以呼吁动员青年和士兵的方式重启运营。然后,体育生活悄悄留下了印记,日报恢复专栏。从1916年到1918年,体育赛事日历再现光彩,专栏内容逐渐丰富。战争结束时,体育运动收回了媒体权利。[参见本部分第二十篇]

油墨、电波和荧屏

战争中媒体依然坚持对体育新闻进行报道,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战争刚一结束,体育媒体就能重整旗鼓,并在此后不断增强势头。在书面媒体中,摄影的威严加上杂志的担保使报价升高。我们看看战前已有的刊物:《体育进行时》(Sporting,1922-1926),《户外生活》和《体育之镜》(Le Miroir des Sports)及新出的刊物:《运动》(Sport,1922-1926),《环球体育画报》(Le Sport Universel Illustré,1922-1935),非常体育(Très Sport,1922-1926),《比赛》(Match,1926-1938),《体育之友》(L’Ami des Sports,1936-1937)。仅以南部地区为例,该省有《普罗旺斯运动》(La Provence Sport,1920),《马赛运动》(Marseille-sports,1920)和《自由运动》(Sport Libre,Nice,1921)。大多数体育运动都在1939年前有了专门的刊物。

当时最著名的也是最受欢迎的运动当属自行车和足球,属于后者的专刊有:《圆球》(Le Ballon Rond,1918),《足球》(Football,1929)或《任意球》(Coup Franc,1936)。在日报中,体育巩固了它的地位。20世纪20年代唯一的《不屈者》和十年后的《巴黎夜》(Paris-Soir)是主要刊物。那时,足球和自行车都是先锋运动。1938年,《西部闪电报》将12%的版面专用于足球,是1914年的十倍!最后,报社也在继续丰富比赛日程。《汽车》报仍在组织环法自行车赛,这是至上的赛事;共产主义新闻社组织自己的徒步赛和自行车赛。例子比比皆是。

广播在体育媒体领域的出现是一项重大创新。1923年,广播(1921)刚诞生不久,体育就被添加在电台的日程上。记者雷蒙·德奥尔泰(Raymond Dehorter)建议Radiola电台报道位于塞纳河畔纳伊的布法罗体育场上的拳击比赛,拳击手乔治·卡庞蒂埃对战马塞尔·尼莱斯(Marcel Nilles)。5月6日,Radiola完成了第一次直播。几天后,Expoit电台转播了法国橄榄球锦标赛的决赛。在1924年,该电台从热气球吊篮里评论了夏蒙尼冬奥会、五国锦标赛、自行车六日赛和巴黎奥运会。不过,广播只调动了很少的人。据统计,1922年全国有40000台收音机,理论上有20万名听众。尽管如此,广播也没有放弃正在成为技术试验场的体育比赛和受大众欢迎的体育运动。20世纪20年代末第一批广播放送的固定节目上线,例如《体育和比赛》(Le Sport et Les Courses,Radio-Vitus电台,1926年)。在新闻报道上,伟大的无线电革命正在发挥作用。

1927年,图卢兹广播电台完成了对环法自行车赛的第一批相关新闻报道。1929年,广播电台想要全面报道环法自行车赛,并希望能首次直播出发点或终点的实况。多亏了移动麦克风,Radio-PTT电台完成了96期节目的录播,并在出发点或终点进行了多次直播。广播电台大获全胜:超过14000位听众感谢了电台。体育运动在广播节目单中越来越有存在感。

体育节目是成功的关键,首次直播就体现了这一点,无论是对戴维斯杯的报道(Coupe Davis,1932年,Radio-PTT电台),还是对环法自行车赛各阶段赛的报道(1937年,Radio-37电台),或是运动员24小时(24 Heures du Mans,1938年,Radio-Cité电台)。因为电台之间的竞争,体育运动在无线广播领域和社交层面的地位都得到了提升。在20世纪30年代末期,我们进入了大众收听广播的时代,当时有500万台收音机和超过1900万的潜在听众。

但同时,我们不能忘记体育的另一个媒体阵地:电影业。从《美人时代》(BelleÉpoque)开始。时事题材的电影成为传播时事的重要途径。第一批电影形式的报道发表了,例如《卡庞蒂埃传》(Le Roman de Carpentier),讲述了乔治·卡庞蒂埃的经历,随后他成为法国体坛的标志性人物(1913年)。这种形式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也没有中断。体育时事新闻越来越多。时事电影始终占有一席之地,有关乔治·卡庞蒂埃的对手、世界冠军、次重量级运动员、塞内加尔人巴特林·斯基(Battling Siki)的电影,在比赛结束后立刻就上映了(1922年),还有百代电影公司(Pathé)制作的关于苏珊·朗格伦的网球技术的电影。

最后,让我们关注一下故事片。1925年初,电影发展仍处在默片时代,《体育万岁》(Vive le Sport!)在美国发行后立即在法国上映了。十年后,有声电影被发明,有关体育的首批故事片借机出现了,例如雅克·塔蒂(Jacques Tati)和勒内·克莱蒙(René Clément)共同导演的《小心左边》(Soigne ton Gauche,1936)和皮埃尔·科隆比耶(Pierre Colombier)拍摄的电影《体育之王》,该片讲述了名为费尔南德的服务员同时也是一名笨拙运动员的离奇冒险故事。

参考文献

Michaël ATTALI(dir),Sport et médias du ⅩⅨesiècle à nos jours,Atlantica,Biarritz,2010.

Guy BERNÉDE,«Sport et radio»,Cahiers d’histoire de la radiodiffusion,n°79,2004.

Julien CAMY et Gérard CAMY,Sport et cinéma,Éditions du Bailli de Suffren,Nice,2016.

Édouard SEIDLER,Le Sport et la presse,Armand Colin,Paris,1964.

Philippe TÉTART et Sylvain VILLARET(dir.),Les Voix du sport. La presse sportive régionale à la Belle Époque en France,Atlantica/Musée national du sport,Biarritz,2010.

Philippe TÉTART,«La grande presse,le sport et la guerre(1913-1924)»,Guerres mondiales et conflits contemporains,n°251,2013.

Philippe TÉTART(dir.),La Presse régionale et le sport. Naissance de l’information sportive régionale(armées 1870-1914),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Rennes,Rennes,2015.

Philippe TÉTART,«Lire le sport. Culture de masse & médiatisation du phénomène sportif à la Belle Époque»,Historiens et géographes,n°437,2016.

Philippe TÉTART,«Football et médias en France(1867-1939). Du pittoresque au partage social de masse»,inBachir ZOUDJI et Didier REY(dir.),Le Football dans tous ses états. Regards croisés sur le ballon rond,De Boeck,Bruxelles,2015.

Laurent VÉRAY et Pierre SIMONET(dir.),Montrer le sport. Photographie,cinéma,télévision,INSEP,Paris,2000.

免费下载:微信扫码关注网站官方公众号【中小学趣味数学 qwshuxue
趣味数学二维码
1、回复 “101”免费领取《【小学奥数】学er思内部题库word可打印
2、回复 “102”免费领取《【记忆力教程】快速高效学习教程
3、回复 “103”免费领取《一分钟速算教程
4、回复 “104”免费领取《Top 32经典英文启蒙绘本PDF+MP3
5、回复 “105”免费领取《儿童英语绘本195本【PDF版】
6、回复 “106、107、108”免费领取《更多神秘礼物……
版权说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zxxedu.cn/39195.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2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