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知识正文

运动与种族主义:打着奥林匹克旗号的人类动物园

xiawuyouke 体育知识 2022-07-19 15:38:34 30 0

1904年的奥运会是首次颁发金牌、银牌铜牌的奥运会,是在欧洲大陆之外举办的第一届奥运会,也是继1896年雅典奥运会和1900年巴黎奥运会之后的第三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这届奥运会遭到皮埃尔·德·顾拜旦的抵制,他对美国奥委会在最后时刻决定将比赛从芝加哥转移到圣路易斯,使其能与世界博览会同时举行的决定感到愤怒。男爵考虑到经济因素,没有去圣路易斯。而由于在密苏里州出行困难,奥运会只吸引了少数运动员,且85%的参赛者都是美国人。美国在这届奥运会上总共获得了242枚奖牌,德国位列第二,获得了13枚。另外,根据主办方的安排,比赛拖拖拉拉持续了整整四个月。

但是,本届赛事让顾拜旦最气恼的是呈现“种族比赛”的特征,它专指“野蛮和未开化的部落”。圣路易斯世界博览会像1900年的巴黎世博会、马达加斯加的“透景画”展或1906年马赛的殖民地展览那样,向公众展示了真正的人类动物园,被称为“人种学展览”,并被认为是在自然环境中展示“野蛮人”。这个想法随后被传递到了主办方,他们将“人类学日”纳入了奥运会计划,目的是让被展出的“部落”的代表们参加网球等“白人”运动。

“据当时的报道,去说服土著参加他们不理解的运动项目在观众和一些参赛者看来是幽默的行为。”历史学家苏珊·布朗内尔(Susan Brownell)在《1904年人类学日与奥运会:体育、种族与美国帝国主义》一书中记录道。在同一本书中,雷尼亚·达内尔(Regna Darnell)和斯蒂芬·奥·默里(Stephen O. Murray)回忆,这些比赛“基于英美优越的信念”,目的是让白人观众发笑,采用了那时正流行的黑人剧形式。但是,这些人类学运动会也使种族隔离主义者确信,他们在其中看到了种族有等级之分,这可能让美国这个熔炉的情况进一步恶化。

像在巴黎奥运会期间那样,顾拜旦愤怒地看到自己的奥运会被降格为博览会的影子,体育性质遭到蔑视,他谴责了这些明显背离奥林匹克精神的行为:“当这些黑人、红人、黄人学会奔跑、跳跃、投掷并将白人甩在他们身后时,这些侮辱人的假面舞就会自然地脱下艳俗的华服。”由于财力不足,男爵没有去圣路易斯,也没有目睹那里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的殖民主义倾向和“文明”的运动“开化”思想,甚至不可否认的种族主义,都不能和这种运动层面的南非种族隔离主义混为一谈,这种种族隔离制度很低劣,并不是试图通过运动的优雅来提升非白人“运动员”的素质。

圣路易斯奥运会遭到黑人群体的抵制,他们抗议种族隔离,种族隔离禁止非裔美国观众与白人一起参加世界博览会的比赛和表演。威斯康星州的历史学学生乔治·伯格(George Poage)是一名混血儿,当时他决定参加200米和400米栏赛跑,最后获得了两枚铜牌。他的历史论文在1903年开启,题目为《1860~1900年间乔治亚州黑人经济状况的调查》,论文主题表明他对当时的黑人处境并不敏感。

可以确定的是,黑人运动员越来越希望与白人参加相同的比赛,这不一定是出于集体肯定的目的,而仅仅是想参与到最高水平的运动中。自行车手梅杰·泰勒(Major Taylor)就是这种情况,泰勒是第一位美国黑人冠军,他在1899年蒙特利尔的赛道上取得了胜利。在他之前,只有一位黑人运动员,即加拿大轻量级拳击手乔治·迪克森(George Dixon)获得过世界冠军(1890年)。泰勒无疑是当时骑行最快的自行车运动员,但他在1910年退役时承认他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遭受了不少威胁和暴力,更不用说他一直是种族隔离的受害者,特别是在南部各州,这让他心力交瘁。他在自传中写道:“生命太短暂,以至于无法在你的心中留下苦涩,这也是为什么我不记恨任何人。”

就像许多美国体育界(在文化领域亦然)的黑人先锋一样,泰勒在欧洲找到了和平天堂,尤其是在巴黎,那里的种族主义和偏见在殖民时期非常普遍,但种族隔离还没有制度化。法国的第一支橄榄球队在1906年被新西兰队以绝对优势大胜,其中包括两名有色球员乔治·杰罗姆和安德烈·韦尔盖斯。第一位黑人奥林匹克冠军是海地学生康斯坦丁·亨利克斯(Constantin Henriquez),他是1900年巴黎奥运会法国神圣橄榄球队的成员。

杰克·约翰逊:“伟大的白人希望一直待在垫子上,不再站起来”

当泰勒结束职业生涯时,拳击手杰克·约翰逊(Jack Johnson)正处在自己的巅峰状态。作为首位黑人重量级世界冠军,这个得克萨斯人成为黑人群体中第一位真正的体育偶像。长期以来,约翰逊一直无法与最高水平的白人对手对决,即使在获得世界比赛机会前他已经如愿在会场上见过对手。毫不夸张地说,杰克·约翰逊一直追赶着重量级的世界冠军,加拿大人汤米·伯恩斯(Tommy Burns),希望能说服他和自己对决。没有任何美国的发起人同意在美国组织这场比赛,最终他们于1908年12月26日在悉尼展开了较量。

那场龙虎斗的场面令人着迷。约翰逊在力量、风度、技巧和强度等拳击的各个方面均胜过伯恩斯。约翰逊不断地激怒他的对手,一直微笑着并在他周围跳着萨拉班德舞,这让人一时分不清他和60年后的穆罕默德·阿里(Mohamed Ali)在搏斗中的状态(阿里在1972年击败杰里·夸里取得胜利)。在第14回合,来自加尔维斯顿的拳击手认为他玩够了。连续的可怕攻击震住了这位加拿大冠军,当警察命令摄影师停止拍摄时,加拿大冠军昏倒了。打败汤米·伯恩斯应获得3万美元,约翰逊却只得到5000美元,合同的不平等昭然若揭。

在1927年出版的自传《在拳击场内外》(In the Ring and Out)中,约翰逊写道:

“我实现了自己的人生抱负。”来自加尔维斯敦的黑人小男孩击败了世界拳击冠军,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黑人拥有了体育界和运动功绩上最伟大的称号之一。这是白人为之奋斗不懈的称号,是他们认为极为宝贵和十分渴望的称号。当然,我十分兴奋。赢得了这个冠军我极其高兴,但我要为自己守住它。白人倒在垫子上,我没有从中获得丝毫荣耀。唯一令我满意的是一个人打败了另一个人,而且打败别人的是我。对我来说,这不是种族的胜利,但确实有一些人是这样认为的,而且黑人赢得了世界冠军立即成了一个丑闻。寻找白人的希望开始了,严肃又激烈,但也有不加掩饰的挖苦。我一直对此感到遗憾。

这场胜利动摇了美国白人的信念,事实上也是种族隔离和复仇的转折。主办方对白人拳击手进行了审查,希望尽快找到能从麻烦制造者身上拿回冠军称号的拳击手。由于没有合适的候选人,一个传奇人物吉姆·杰弗里斯(Jim Jeffries)离开了乡村退休生活,他已在1905年还没有战败记录时就中止了职业生涯。1910年7月4日(国庆节),几次更换地的“世纪之战”终于在内华达州的里诺开始了。约翰逊出色的能力再一次得到展现,迫使这位前世界冠军在第15回合就弃赛了。这场拳击比赛通过广播和新闻社的电传打字机进行直播,结果深深伤害了白人社会。十个城市爆发了骚乱,造成约二十人死亡,当然都是黑人。拳台搏斗的图像很快被禁。

就像后来的阿里一样,约翰逊成为被打压的对象。无论男女,都毫不犹豫地扮演起挑衅者的色,他因行为不轨被起诉,并以携妓女(他的第二任妻子洛林·卡梅伦)越过州界为由被判刑。关于他的威望,非裔美国人群体中的一部分人也很排斥。当时黑人权利运动的监管人布克·华盛顿就是其中一员,他写道:“在那些寻求提高种族地位和改善自身境况的人看来,非常可惜的是,约翰逊如此富有却利用名望伤害自己的同胞。”杰克·约翰逊的回应像拳击中的上勾拳那样不留情面:“白人经常援引布克·华盛顿所写,例如对有色人群应采用的恰当的态度。我从未赞同过华盛顿的观点,因为我认为华盛顿也从未坦诚地看待问题或提出解决方案。我不知道有什么更有效的对抗种族偏见的方法,除了与其他种族的人放下对种族偏见的看法,奋起反抗。”

这两个人之间的辩论不停刺激着美国的黑人群体,这让人们开始考虑应该接受哪种说法:一个行为举止放荡的运动员用拳头打败了白人英雄?或是一场文人与美国精英在文化和科学领域上的争论?为什么不全选呢!约翰逊的胜利以及其他方面的功绩,无论如何都会改变白人社会对黑人的看法。加尔维斯敦的巨人结过三次婚,对象都是白人女性(这是黑人世界中的离经叛道之举),并且他在欧洲旅行期间经常拜访业内的大人物,就是为了利用自己的形象获利并逃脱制裁。

正如他所说:“伟大的白人希望一直待在垫子上,不再站起来。”这不会妨碍美国白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反抗解除对杰克·约翰逊追随者的监控,一些人仍然认为,追随者们的挑衅对民权事业的发展弊大于利。事实是,约翰逊在1915年被杰西·威拉德(Jess Willard)击败后,人们要花22年的时间才能看到另一位黑人世界重量级冠军乔·路易(Joe Louis)的出现。他的经纪人十分谨慎地为他打造了一个滑形象。乔·路易只要是“绅士”,就可以成为世界冠军。

1932年奥运会的转折点

无论如何,杰克·约翰逊和梅杰·泰勒都是体育界的先驱人物。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与28年前的圣路易斯的假面舞会毫无关联。非裔美国运动员占有最大的份额。埃迪·托兰(Eddie Tolan)赢得了奥运会的核心项目——田径比赛100米和200米的金牌,而他的同胞拉尔夫·梅特卡夫(Ralph Metcalfe)在这两个项目中获得了银牌和铜牌。这两位运动员有惊人的接班人,因为直到今天,从美国黑人运动员,到牙买加、西印度或非洲的黑人运动员仍主导着速度比赛。他们的成功更激发了黑人群体的热情,因为拳击不再是他们唯一擅长的运动,而且还因为洛杉矶奥运会的影像不能像有杰克·约翰逊参加的拳击赛那样被禁止传播。

新闻界和黑人艺术家们不会错过任何彰显非裔美国运动员才能的机会,并正面抨击了当时盛行的“科学”种族主义。种族主义盛行的美国为了寻求比黑人短跑运动员跑得更快的“伟大白人希望”而发展出了怪异的理论,根据这些理论,黑人具有“天生的”跑得更快,跳得更远或更高,击打得更厉害的品质。该理论的言下之意是,“身体上的优越性”(被描述为天生的或遗传的)也伴随着心智上较小的先天缺陷。这是一个陷阱,布克·华盛顿担心只强调杰克·约翰逊的成功会让黑人群体变得团结坚定。

1933年,伊利诺伊州的白人小报Peoria Transcript中的一篇文章总结了埃迪·托兰、拉尔夫·梅特卡夫和杰西·欧文斯(Jesse Owens)在跑道上获得的成就:

我们也许看见了,在某些日子里我们为了发现新的白人希望而发出呼吁,也是为了恢复白人在竞技运动中至高无上的地位。……但是,在这些黑人的功绩中,有一些比体能发展更多的东西。最近在人类活跃的许多领域中出现了一种道德需求。美国人最近在黑人中发现了令人惊喜的才能,尤其是在音乐和戏剧领域。承认黑人是社会重要的一员,可以让他们展现出更多的才华。

不过,非裔美国短跑运动员的功绩,尤其是杰西·欧文斯在1936年柏林奥运会上夺得了四枚金牌[参见本部分第七篇],加深了“黑人”有为竞速比赛而生的特质的观念(难以更正的无稽之谈“黑人跑得更快”)。在20世纪30年代,这种说法被美国媒体大肆宣扬,黑人运动员的脚跟更长,更结实,这使他们在短跑和跳远项目上占据优势。从那时起,黑人人类学家蒙塔格·科布(Montague W. Cobb)开始对非裔美国运动员的特殊性进行研究。1936年,他在《健康与体育杂志》上发表了研究成果:“科学并没有证明黑人有任何特征让他们在运动方面表现优异。”

科布指出,各个项目都有黑人运动员,而且与白人一样,他们的体质也因体育项目不同而有所差异,投掷运动员强壮、跳高运动员苗条:“人类学家认为,黑人冠军之间没有一个生理特征,包括肤色,可以让人把他们区分开来,也不能区别于其他黑人。更进一步说,人类学家也没有找到白人短跑运动员的种族同质性。”他在文中这样写道。

参考文献

Marshall TAYLOR,The Fastest Bicycle Rider in the World:the Story of a Colored Boy’s Indomitable Courage and Success Against Great Odds:An Autobiography,Wormley Publishing,Worcester,1928.

Geoffrey WARD,Unforgivable Blackness. The Rise and Fall of Jack Johnson,Yellow Jersey Press,Londres,2015.

Richard MOORE,Bolt,la suprématie,Hugo,Paris,2015.

Jean-Philippe LECLAIRE,Pourquoi les Blancs courent moins vite,Grasset,Paris,2012.

免费下载:微信扫码关注网站官方公众号【中小学趣味数学 qwshuxue
趣味数学二维码
1、回复 “101”免费领取《【小学奥数】学er思内部题库word可打印
2、回复 “102”免费领取《【记忆力教程】快速高效学习教程
3、回复 “103”免费领取《一分钟速算教程
4、回复 “104”免费领取《Top 32经典英文启蒙绘本PDF+MP3
5、回复 “105”免费领取《儿童英语绘本195本【PDF版】
6、回复 “106、107、108”免费领取《更多神秘礼物……
版权说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zxxedu.cn/39199.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